這天九點多起床﹐咪咪摸摸﹐到酒店大堂已是十點多。這酒店很奇怪的﹐等一會也沒的士﹐酒店職員似乎習慣了﹐主動出來說幫我們叫車。去西湖那邊要$50﹐上車後﹐司機問我們包不包車﹐包車$200﹐計計數﹐有著數﹐就包了。這個司機﹐就是小寶嚕﹐接下來會經常提到的。

豪太地膽﹐行程都由她安排﹐好像本是先去斷橋逛逛才吃東西。不過三人昨晚只吃半份冬仔豆漿﹐嚷著肚餓﹐就改行程先吃飯。沿路經過的景點﹐豪太給我們講解﹐老實﹐聽不到十足的。不過原來去旅行有朋友這麼介紹﹐很特別的感覺﹐旅行變得較親切。

這天早餐﹐就是在「樓外樓」吃﹐座落西湖旁﹐伴著西湖景吃飯﹐應該很多女仕會說是很浪漫的…煩。

有點有趣的﹐有分一二樓﹐如沒記錯﹐二樓食物要多收10%。比較下﹐一樓較擠。上二樓坐下﹐怎麼茶都沒杯呢。又問問﹐原來茶要叫的﹐$3.5一杯。不愧是旅遊書介紹的﹐收費明確﹐但仍然是一頸血。要是不叫茶﹐不知道會不會有水招呼嚕﹐叫了茶的﹐茶喝光光﹐也要主動叫﹐再多等一會﹐才有人添水的。

素鵝﹑拌筍。素鵝﹐是素鵝。筍絲﹐是麻油涼拌的﹐豪太介紹至此﹐說她會做這個﹐豪說她厲害﹐二人對望﹐冧極了。席間對話﹐常聽豪太說她爸爸做菜﹐一才好奇問﹐才知原來在杭州都是男人煮飯﹐那女人就是用來疼的嚕。看到這裡或許有不少香港女性會覺得很羨慕﹐但老實﹐作為一個女的﹐看到杭州女性﹐都覺得她們是抵錫的。

樟鴨﹑叫化童子雞。樟鴨﹐打從昨晚的士司機已介紹一次﹐是地道的菜。不過剛到步一晚吃過一次﹐這早又吃了一遍﹐都乾乾實實的﹐沒什麼味道﹐究竟好吃可在呢…有點模不透能成為重點推介的來由。直到去上海那晚﹐陳總帶我們吃的﹐才吃出個所以然來。上海吃的那個﹐味道有點像臘鴨﹐但沒有那種油油縮縮的味﹐也不乾。那個較正宗一才不太清楚﹐只能上海那個是遠近馳名的樟鴨才能順服。叫化童子雞﹐這名字也常見的﹐不過是次杭州行還未吃到可多說的。

龍井蝦仁。幾年前看過雜誌介紹﹐似是膳稿的﹐寫著做法如何難做得好﹐形容做得好會如何好味﹐看看雜誌上的相﹐再看看價錢﹐似乎不好吃。來到出產龍井的杭州﹐說到原料蝦﹐不會比香港的差吧。還有﹐樓外樓播﹐在說百多元一個菜﹐算是整個餐牌上數一數二的貴價杭菜﹐原先是有點期待的。可惜﹐就是不好吃。怎吃也吃不出龍井味﹐也沒蝦味﹐唯獨鹽和味精是一點也不省。吃罷口渴﹐找茶喝﹐沒人添水﹐叫人﹐侍應施施然走來﹐谷氣。
西湖醋魚。離開時﹐刀巴滋陰聊﹐他們各人只吃了一口魚﹐就沒再吃下去。一才喊笨﹐一才吃了兩口。第一口﹐怎麼滿口泥味呢﹐嗯﹐一定是「魚」沒沾上「西湖醋」。第二口﹐沾上了﹐仍然滿口泥味﹐不過這次是多了些醋味﹐收手。

宋嫂魚羮。這個夠精彩。一客客散叫的﹐我們只叫一客﹐一人嚐一口就夠了嘛。上桌﹐也是先上客。有趣是過不了多久﹐多來了四客。追問侍應﹐原來是一般客人都會叫一人一客﹐所以她就「以為」我們叫一人一客了。想退回去﹐不情不願的。不情不願的去幫你退就作擺﹐她是不情不願的站著不肯走﹐不肯退﹐等你答應不退為止。唉﹐不退就不退吧﹐價錢﹐其實不貴﹐只是態度﹐有夠好受的。

這就是樓外樓。去過﹐就死心嘍。重味精不添水﹐就是趕走人客的最快方法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