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酒店梳洗好﹐摸呢摸路﹐十二點多﹐又肚餓。在酒店大堂找到本遊旅簡介﹐杭州夜晚都沒舖開﹐穩陣計﹐去了酒店附近的「冬仔豆漿」先吃少少野。

樣樣野都好平的。粉麵飯都十元八塊就有。咸豆漿﹐間中半夜三更睡不著﹐刀巴說起小時候喝家裡的咸豆漿﹐說得好喝到不得了﹐不是一般甜豆漿可比的﹐聽得一才羨流口水﹐一次刀巴在銅鑼灣看到﹐買來吃﹐都不似小時候的。這次看到餐牌有﹐才賣兩蚊﹐說不定好味﹐就叫了﹐端上來﹐怪模怪樣﹐嗯﹐不好味。

三個吃的﹐肚子餓嘛﹐盡量吃﹐不過還是吃不到一半﹐到開始不餓﹐就吃不下了。

店內還有幾個打扮極前衛的年青人﹐很有型的在吃東西﹐這類人杭州少見呢。其中一個後生女和一才對望了一下﹐還會笑哩﹐打扮有型卻友善。

不餓﹐三人就走了嚕。依著旅遊指南﹐找了還有夜店的路﹐坐的士去看看有什麼好吃的。起初﹐三人一人拿一份地圖﹐仔細打量著司機的路線﹐沒兜路。

好。下車﹐食肆看起來都不對路。再上的士﹐去別的﹐誰知越看地園越覺古怪﹐三人漸漸靜下來﹐的士離我們說要去的「東坡路」越來越遠﹐刀巴問司機我們在哪﹐司機答快到了。然後車子轉入冷淨的後巷﹐我們心情更沉﹐再轉個彎﹐看到「東寶路」的路牌﹐笑得出了。

再到「東坡路」﹐店子又不吸引﹐三人問司機有什麼介紹﹐司機車我們到後街吃樟鴨﹐車子停下來﹐三人相討之際﹐店家的侍應竟然跑來開門﹐滋陰立時關門說走。

又回「東坡路」下車﹐看看海鮮檔﹐刀巴問人家有什麼吃的介紹﹐侍應說象蛂蚌剌身﹐掃興﹐又上車回去。回程的士司機﹐看著我們下車上車﹐問我們是不是沒選到﹐路過一個路口指指麵檔﹐叫我們試﹐說出名的。有長路不載﹐也要介紹客人試當地好吃不用跳錶的﹐是杭州司機的一大特色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