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下行李﹐又是時候吃點東西。坐飛機時因為剛吃過飯﹐都沒吃飛機餐﹐都在睡。豪太行動不方便﹐就隨便在酒店附近吃點東西。豪太老家就在酒店後面﹐只5分鐘路程﹐這家店子﹐他們平日常吃。

小菜都是豪太點的﹐點的都是地道小菜﹐糖醋骨﹑荀炒乜菜﹑樟鴨。杭州酸的菜色都造得很酸﹐一才跟刀巴多年﹐習慣了甜吃﹐酸的吃了一塊沒吃了。

這個蓮藕甜的﹐中間有糯米。這味菜﹐連在朱家角也見人拿著在街邊吃﹐甜甜地的﹐就是好吃的了。還有個蛋黃南瓜﹐沾醎蛋黃炸﹐像黃金蝦。

上面的都沒什麼好說﹐是家常便飯嚕﹐只是杭州家常菜跟我們的不太一樣。最特別是這個臭豆腐﹐超臭﹐比香港街邊的炸臭豆腐臭超多﹐吃著又幾好吃。其中一集紀曉南﹐和珅的表妹﹐早上起來找東西吃就說﹕「臭豆腐哦﹐聞著臭吃著香囉。」杭州的臭豆腐有分蒸的和炸的﹐這趟沒機會吃炸的﹐蒸的吃過﹐還不錯。

豬骨麵﹐湯底很濃的。奇怪地﹐此鍋一上桌開蓋﹐滋陰一直說很香﹐好像很喜歡。這個鍋可以做鍋底﹐湯任加。這店﹐賣的是砂鍋嘛。

坐下不久﹐一才發現桌上有幾枝飲管﹐理所當然的當成是用來飲可樂的。這裡的可樂不冷﹐又沒冰﹐也不怎麼飲﹐看到飲管也沒用。到吃豬骨時﹐兩個當地人﹐即豪太和大任﹐自然找飲管﹐原來這裡興用飲管啜骨髓。一才分到的骨骨髓多﹐但也啜兩口就啜完﹐沒什麼味道的。刀巴分到的沒骨髓﹐啜兩啜啜不到呱呱叫。

吃完﹐時間已不早﹐回酒店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