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天去黃金逛街。王朝八晝在這附近要吃早餐﹐一才通常會嚷著要吃老西餅和蛋撻﹐但最近兩次去﹐奶茶都有洗潔精味﹐原本的奶茶很好味的嘛。還是去吃個瀨粉好了。初中年代和同學們去吃晏﹐一次去燒臘舖﹐同學叫燒鵝瀨﹐一才一直問你叫咩話﹖同學和伙記都答了幾次「瀨」﹐一才仍然問咩話﹖結果沒人再理偶。同學的瀨粉送到﹐一才望了望﹐果然是一樣新事物…這就是瀨粉。

今天的一才﹐當然知道什麼是瀨粉。記得一次﹐一才問刀巴﹐為什麼瀨粉一定要配燒鵝的呢﹖沒人會叫魚蛋瀨的。那時候﹐刀巴教一才﹐瀨粉味淡﹐要配濃味的燒鵝才好吃。很多這類的常識﹐都是刀巴教一才的嚕。

來到燒鵝大王﹐刀巴肚餓要吃飯﹐一才剛起床﹐早餐吃個粉就好。今時今日的一才﹐其實覺得吃瀨粉好麻煩﹐吃得快﹐d 粉會飛來飛去﹐把湯都彈髒了眼鏡片﹐吃得慢﹐每次吃一兩條﹐吃久久仍未吃完。不過呢﹐「燒鵝瀨」「燒鵝瀨」﹐燒鵝就一定要吃瀨粉﹐一才自己也明白﹐是鄉里才會跟人家的「常理」。到今天為止﹐「燒鵝瀨」還未吃夠﹐要繼續「燒鵝瀨」下去。不過﹐現在一才是大食仔﹐肚餓起來﹐還是會拋開 「燒鵝瀨」的固有概念﹐叫個「燒鵝飯」。

呵呵﹐顧著炫耀自己的鄉里事蹟﹐忘了說這裡的燒鵝。自己click下去看大相嚕﹐啖啖肉。味道是很傳統的燒鵝味﹐不是為迎合健康旗號燒得又乾又沒調味那些。再多看一次相﹐燒鵝飯+燒鵝瀨+凍飲兩杯=$45﹐便宜又大碗﹐再看看招牌「經濟小菜飯店」﹐這名不假。聞說鵝毒﹐毒仍周街有賣﹐還要以「燒鵝」作招徠﹐就知一定是好好味的。

拍個門外照﹐看看那些燒鵝﹐真的是燒鵝來耶﹐不是用鴨扮的。

偷看刀巴的blog﹐他說這時候﹐就會想起菜頭來﹐看看用V570拍的﹐不吸引。找回去年8月拍的﹐那時候用i4R﹐拍出來的燒鵝更好吃。那次和大B哥來﹐叫了隻燒鵝﹐順道貼出來。


地址﹕深水步福榮街119號地下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