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完狗公園那晚﹐一才替刀刀洗白白﹐晚上﹐刀刀的右耳就經常耳dupdup。隔天起來﹐刀刀多了對眼肚﹐坐在我們面前很不開心的樣子﹐刀巴摸摸刀刀﹐摸到刀耳時刀刀鶯了一聲﹐就知道是要去看醫生了。

唐犬粗生﹐刀刀少看醫生﹐加上記性差﹐來時全程笑笑口。進內坐下﹐也不會像去姐姐「駕他麼」咁想扮無事走。唯一一點不滿就是被一才推去磅重﹐12公斤。

醫生看了﹐打兩支針﹐吃七日藥﹐說應該三日就會好。要是三日沒好﹐就要覆診種菌﹙就很貴了﹚。右耳耳毛給剃掉﹐好方便滴藥水。除醫生外﹐還有一個助護哥哥﹐他摸摸刀刀﹐還替刀刀抹掉眼屎…老老實實﹐會替別家小狗抹眼屎的人﹐一才很佩服。
刀刀皮厚肉韌﹐從來不怕打針﹐坐著發呆﹐打完兩針還未回魂﹐抵鍚。去年帶刀刀來打針﹐醫生還免掉這頭唐犬診症費哩﹐省回不少。

結賬﹐$797。九年前﹐刀刀就是賣$800大元的囉。多補三蚊﹐就能換隻小唐犬了﹐可是刀刀吃了這麼多年糧﹐就這麼換掉也不化算﹐呵呵﹐還是帶小刀回家吃藥好了。
每次餵刀刀吃藥﹐就會更加覺得刀刀抵鍚﹐明明看到要吃藥﹐面也黑了﹐還是乖乖地坐著等。

事隔一星期﹐我們家的臭小子已經康復﹐剃掉的毛也重新長出來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