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呵。要密d手出blog先得。積太多了。出出新精頭的事。

彭福公園摺後﹐刀刀只能上山頂公園玩。沙灣﹐只得石屎地﹐沒去很久。去「香港狗公園」那些﹐坐車也坐到刀刀嘔兩次﹐就想發掘些近近地的新遊點給刀刀。

大時大節﹐多出入屯門﹐有時累﹐就不在西隧轉車﹐乾脆坐到信德中心坐的士。路經消防局附近﹐好像有點不一樣﹐西區運動場旁公園裝修大不同﹐那裡刀刀禁止﹐不值多提。但是附近好像又跟以前不太一樣﹐那個大笪地拆了很久﹐釣魚的人好像闊落了﹐似乎都跟刀刀沒直接關係﹐總之就是去看看嚕﹐近嘛。

不用call車﹐用走的﹐沿著正街行行行﹐走到干諾道就上東邊街的行人天橋。這張便便照﹐就在正街鈄路拍。刀巴很愛拍刀刀的便便照﹐刀刀會有點不好意思﹐但次次刀巴總是待到縮不回去時才舉機﹐刀刀就沒法子﹐唯有低頭辦事。平日刀刀會待我們上街﹐或睡著了才上厠所的﹐怕醜嘛。但走到街上﹐大該是風涼水冷很過癮﹐悶悶地又可以看看途人風景﹐別番風味。

在公園外圍找﹐沿著以前釣魚的石駁﹐走走走走到盡頭﹐就看到草地了。雖比不上彭福的靚靚草皮﹐但論跑草地﹐已比山長水遠去錦田的私營狗公園大﹐沒障礙物﹐能來來回回跑跑跑。

走兩步﹐刀巴已發現刀刀身上黐了黐頭芒﹐專程拍下﹐是天然的地方嘛。來來回回﹐刀刀跑到刀巴前﹐fing身﹐被拍下。一直以來大家都說刀刀可愛﹐刀巴就是要讓大家看看﹐刀刀其實不是那麼可愛…相出了﹐滋陰也說刀刀這相好笑。刀刀的黑暗臉﹐說出來總是沒人信的。

草地其實分兩塊﹐大這塊﹐印巴哥兒們在打板球﹐單是我們﹐已看他們在這裡打了幾年﹐旁邊中山紀念公園越起越大﹐他們就越打越過﹐被迫遷﹐沒法。還有塊小的﹐就有幾個玩遙控直昇機的。我們新來﹐就在中間交界處跑跑。
來路有玻璃碎﹐我們走另一邊。回頭一看﹐原來剛才跑的那裡有個雪糕筒﹐是他們板球的邊界﹐即是我們方才是佔了人家的場地哩…不好意思哩…

這條舊路﹐是人行出來的﹐幾年前釣魚已有﹐原來被封了。路封了﹐鐵皮又被破開﹐還寫上「全西區巿民反對封此路」。這就是我們的政府﹐刀巴說這叫正苦。一次坐的士﹐一位司機阿哥語重心長的跟我們說﹕「這裡沒東西值得留戀的喇﹐你們後生﹐走得就走吧。」

幾天後﹐上網看到灣仔建臨時狗公園的消息﹐大樂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