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正頭不能剪頭髮﹐是刀家慣例。刀家三口都很怕剪頭髮﹐坐著發呆很悶。還幸刀家兩大找到15分鐘不到便能剪好髮的師傅﹐一小也找到自小看著刀刀大﹑愛心爆棚的姐姐。

一般人都會說帶小狗去剪/刨毛﹐一才的阿嫲說潮洲話﹐以前鄉下唐狗那會剪毛﹐跟阿嫲說帶小狗去剪毛阿嫲不明白﹐詳細形容後阿嫲理解了﹐明白說﹕「哦﹐駕他麼~」。即是剪頭髮。一才覺得這樣說很貼切﹐又這樣跟刀刀說﹐說帶他去姐姐度駕他麼﹐刀巴聽得多﹐又愛上說駕他麼。過年前﹐我們就一家三口去駕他麼。

兩大駕他麼前後才半小時﹐刀刀就不行了。姐姐那兒經常很忙﹐過年前要等耐一點﹐下午去﹐要晚上才剪好。刀刀每次去到姐姐門前都會「故作鎮定」扮路過﹐總要叫他不要扮野﹐才不情不願的走入去。

晚上吃過飯時間差不多﹐看看「得未」﹐原來未得﹐刀巴就回家拿相機幫刀刀拍拍照。刀刀看我們來﹐就知有得回家﹐一直說話。刀刀今年九歲狗仔﹐去年突然學會說話﹐高興時就會咦咦哦哦。

刀巴幫刀刀拍照時﹐姐姐跟我說刀刀耳朵生了「滿」﹐要滴藥水。就這樣﹐指著刀刀的滿耳拍拍照﹐可憐刀刀還不知道要滴藥水的日子開始了﹐還在說話。就這樣﹐刀刀本是正宗唐狗﹐這個新正頭變了滿狗﹐回家後被刀巴審問他跟吳三桂究竟有何關係…

年尾﹐送舊迎舊﹐這個皇帝位極襯刀刀﹐比舊的鴨仔兜更闊落哩。開初還擔心底墊沒連實會經常飛出來﹐誰知回家叫刀刀試坐﹐刀刀四隻腳踩下踩下﹐四平八穩。鴨仔兜不見了﹐換上了皇帝位﹐刀刀竟然即晚便知道這是他的新竇﹐以往換新竇刀刀都要花幾天時間適應的哩。刀刀大個仔了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