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來記一下最近發生過的事。


2006/12/18(Mon)﹐澳洲仔死了。
那天中午﹐刀巴接到電話﹐二人就出門坐計程車上瑪麗。不一會NG五人到齊﹐靜靜的等。在場除了澳洲仔親人﹐還有澳洲仔的澳洲同窗﹑兒時玩伴。下午三時多﹐一眾親朋站滿病房﹐陪著澳洲仔走最後一段路。一才原想要不哭的﹐最後看到公公婆婆跟澳洲仔道別時﹐就忍不住。我們離開醫院已是日落時份﹐這天天晴﹐天氣很好﹐澳仔洲就是會選日子。
晚上回家﹐竟然看到有新聞組版友出po為澳洲仔打氣﹐希望他早日康復。後來有人告知情況﹐就有一大串RIP的po。看著一些連澳洲仔是誰都不知的過客﹐留著連rest in peace也不是的RIP﹐心裡有點不是味兒﹐就把那些谷取消訂閱了。澳洲仔在網上算是個活躍份子﹐死訊傳開﹐一些blog又出出po﹐抒發深情傷痛﹐說得像親人般感同身受﹐就閂了電腦。
翌日﹐跌打仔來找刀巴聊聊天﹐說著澳洲仔的趣事。晚上一才問刀巴﹐人死了﹐回想往事卻那麼實在﹐就像人還健在一樣。刀巴答一才﹐回憶是真﹐但再不能共建新的回憶了。嗯。

2007/01/15-16(Mon-Tue)﹐是澳洲仔的喪禮和出殯的日子﹐同是天晴。
刀巴準備了banner﹐大背景是以前去尖鼻咀拍的pano﹐也出了幾張其他的相﹐有行山拍照時拍的﹑打邊爐飲醉酒即時去7-11買即影即有拍的。在花墟訂的哈囉吉蒂花牌﹐有幸全程陪著澳洲仔﹐算是沒訂錯吧。為整banner﹐找舊相﹐去南丫島那天拍的一張相﹐澳洲仔的背包就吊了隻哈囉吉蒂毛公仔。
紅事白事﹐例必人多﹐出席喪禮﹐人人一身素服﹐理應誰也不起眼﹐但原來一身黑衣履也可以配搭得花枝招展﹐天天新款。眼界大開。
晚上回家﹐睡得很好﹐睡至日上三竿﹐好久沒睡得那麼好。儀式﹐是為在生的人辦的吧。


就這樣少了個。詳細不多說﹐免得招來一堆RIP。

自12/08晚刀巴接到電話﹐就盡量希望如常出blog﹐像平時一樣就好﹐來看一才筆記的朋友應該不會希望看到不開心的事。然後刀巴說﹐這也是一才生活的一部分﹐沒必要隱瞞的。想想也對﹐不喜歡的朋友還是不要來好了﹐不送。

這個多月﹐就是日日夜夜在家玩360。一班打機認識的朋友﹐遊戲機佔了生活中很重的一環﹐開心打機﹐不開心打機﹐不用苦惱。

又﹐這期間刀麻暈倒在厠所﹐幸好沒大礙﹐只崩了門牙﹐詳情這裡也不多說。

愛身邊的人﹐得先從自己健康著手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