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裡天線壞掉很久﹐雪花鬼影都是勉強看會頭暈的地步﹐平日只能看有線﹐無記亞記是很久沒看的了。看無綫﹐一般都是到新記吃東東時才看﹐而且新記的電視也有雪花﹐舊區嘛﹐習慣了就好。早陣子﹐所住大廈搬來了不少新住客﹐跟管理公司投訴電視收不清﹐結果管理公司說換了發射站﹐我們又看看﹐仍是很花﹐作罷。

明明說電視﹐怎麼會是飯枱呢﹖事源上星期五和刀巴二人去了明星吃晚飯﹐邊吃邊看牆身大電視。明星電視很清﹐家裡看電視似乎有機﹐刀巴就決定回家修理天線。過程﹐依舊由刀刀和一才監工﹐師傅刀巴左舞右舞﹐結果就修理好了。一才憶師傅述﹐好像是門外線還是線頭壞﹐家裡的就是spliter壞﹐左插插右換換的﹐就弄好了。詳情呢﹐就是一才有電視看﹐顧著看電視﹐那樣好那樣壞﹐只知個大概。

然後刀巴在櫃桶底找回capture card﹐又駁上天線。嘿﹐得左。翌日﹐星期六﹐刀巴去鴨記買了堆天線﹑放大器﹑插頭﹐也多買了張啟示錄。這樣﹐刀巴和一才的電腦都看到電視了﹐不用邊看電腦邊轉頭90度看電視。還有﹐可以fullscreen玩Holy Beast Online﹐電視放在一角置最頂。唯一問題是﹐有時顧著看電視﹐人物掛掉﹐跌掉10%經驗…

久違了的電視﹐這幾天﹐我們看了很多套有線電影台殘片﹐也追看了幾天深圳台的康熙微服私服記2。張國立拍的清朝片﹐總是百看不厭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