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歡度中秋樂悠悠一文。一才站在香港硬筆書畫會攤檔前雙腿生根﹐左二先生向我們介紹硬筆書法。此時﹐最左邊的伯伯告訴我們這位就是他們的會長﹐然後拿硬筆桿寫幾隻字﹐向會長請教一番。

站了好一陣子﹐刀巴提議﹐不如請會長為我們寫幾個字﹐一才說好。刀巴上前拜託寫「月巴為肥」﹐會長一口應承﹐二人大喜。字寫好﹐會長跟旁邊伯伯說﹐月部肉﹑肉巴巴﹑就是肥。

原先一才以為刀巴請會長寫對對聯或是什麼的﹐誰知寫的是月巴為肥。月巴為肥寫好﹐刀巴問一才想寫什麼﹐一時間一才也想不到。寫一才筆記好像沒什麼意境﹐寫一才不記﹐像鬧著玩的不尊重先生。一才是鄉里﹐少時讀書不用功﹐找多滴墨水也難。現在blog寫最多的﹐就是一才不才﹐寫「一才不才」最適合不過。
請教先生名字兩字好看還是三字好看﹐兩字好看﹐就寫一才。先生細心﹐寫好四隻大字﹐問一才寫「一才小姐」對不對﹐寫好。翻袋子找了個「禪石」圖章﹐為一才不才蓋印。寫好﹐向一才說﹐「才」字用的是不同的寫法﹐要是喜歡﹐不妨錶起來。一才連忙答謝說好。

拿著大字﹐和刀巴坐在球場看台等墨乾透﹐一人手吊一張大字﹐坐電車向宜家家俬進發﹐為的當然是立刻買兩個畫架錶起大字。筆劃少的比筆劃多的裝字難上千倍。一才不才這四個大字﹐越看越耐看。一才的和刀巴的蓋印也不同﹐書法家寫字﹐整張紙佈局也考慮得周詳。小時候以為用電腦打字﹐要換什麼書法字型也行。看著這一才不才﹐電腦字…還是用新細明體就好。

夜晚回家﹐刀巴和一才仍在欣賞兩幅大字。刀巴說一才應該寫﹕
不一
才才
不筆
記記
這樣橫讀直讀﹐可唸成一才筆記 不才不記﹐或﹐一才不才 筆記不記﹐說這樣更切合一才筆記什麼也不記的特色…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