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才回老家做節﹐刀巴和家人週聚後﹐就和刀姑去又一城Taste逛街。最近吃飽飯﹐閒來就是逛街巿凍肉﹐Taste也差不多一年沒來﹐不知變得如何。九龍塘很遠﹐刀巴趁一才入了屯門﹐請纓率先一探敵人軍勢。不探猶自可﹐一探不得了﹐士別三日﹐刮目相看。轉述探子回報﹐現Taste很不得了﹐牛肉以磅計。雖則上次我方探敵方虛實時已探得以磅作單位﹐但今趟我方有備以來﹐磅和百克之間兌換手到拿來﹐對牛肉軍情拿捏得更準確…沒錯﹐以上都是廢話﹐就是現在看來牛肉較citysuper相宜﹑北海道長腳蟹會噴泡的﹐賣的是citysuper急凍的價錢。

竄來刀巴的相﹐用紅萬作Scale﹐重1.1kg﹐$380。很抵吧﹖心動不如馬上行動。

煮沒技巧﹐隔水蒸寫寫Blog就是了。又是刀刀時間﹐看得跳上凳等﹐還要舔舔脷監察刀巴拆蟹全程﹐就知不簡單。

折斷蟹腳﹐先吃身。拆開蟹蓋﹐腮很乾淨哩。
羔﹐說是清好像很奇特﹐說是濃又車邊也接不上﹐遠不及正常吃羔蟹橙色的羔﹐更不要說黃油嚕。都不知怎說才好了﹐還是說回蟹肉好了。
肉﹐粗粗的一絲絲﹐像蟹柳。以前還碎碎唸怎麼蟹柳弄得不像蟹﹐原來人家弄得像自家北道蟹﹐一才覺得不像﹐是因為沒吃過北海道蟹之故。現在看來﹐像極了。味道不懂形容﹐是蟹的濃味版吧﹖不貼切也沒法﹐小時讀書太懶惰。質地嘛﹐很熟悉﹐經刀巴提點﹐嗯﹐像深海魚﹐彈牙不打渣那種。咬著咬著﹐咬到蟹肉黏著大牙牙面的感覺﹐不明白也沒法。

不消一會﹐大好的一隻蟹只剩下蟹殼﹐快將吃完時﹐有點依依不捨。


哎唷唷﹐剛執相﹐才發現吃罷茶餐廳回來﹑執好中秋的相後忘了save相框﹐這個po蟹的相框全是Sep…呀~呀~~呀~~~﹗應該是Oct才對嘛…懶得改了…記下作罷……吼~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