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裡三個女﹐做節難夾﹐近幾年只做大節﹐大年初二﹑中秋﹑冬﹑年三十。所謂做中秋﹐提前星期日﹐不做正日。

回老家﹐看看窗﹐這兩個風景﹐一才中學時代日日夜夜發呆看。晚上這個夜景不錯看吧﹐有個足球場﹐看一堆人在追逐小球。一才不懂游水﹐夏天閒來看看人家在泳池游水﹐不用力又寫意。足球場那幅相﹐右下角是堆樹﹐以前連小路也沒有。夏天暑假睡到日上三桿﹐半夢半醒聽著蟬叫﹐又是他條。

說回做節﹐回家﹐刀婆在炸腰果﹐看到一才拿相機﹐還叉腰給我拍照。近年﹐一才常常相機在手﹐刀公刀婆早已習慣了鏡頭嚕。父母最自然的一刻﹐都是要子女拍的。

刀婆近年行山﹐說一行山友是印尼人﹐專程拿來印尼蝦片給她。炸完腰果﹐油剩很多﹐就炸蝦片給我們吃。即炸蝦片﹐比明輝印尼蝦片好吃哩。葱茸和鹽拌勻﹐剩下的油倒進去﹐刀婆慢慢倒﹐怕一才來不及拍﹐還邊倒邊講解。

 刀婆笑笑口﹐說她要磨刀斬雞。話說回來﹐近年做節都很晚才進屯門﹐沒陪過刀婆煮飯哩﹐難怪刀婆這麼開心。老人家﹐開心很簡單。差點忘了說﹐這雞來頭很大﹐是百佳賣的文昌雞哩…買雞怎麼會在百佳買呢﹐因為一才的二家姐說要百佳印花﹐刀婆就去百佳買雞了…很奇怪﹐近年一才的老家已經變成印花黨﹐那裡有印花就會到那裡買東西…

一才逐樣送也拍拍﹐刀婆開心的講解﹐花膠忟鴨掌和蓮藕。以前家裡賣菜﹐算是生意人﹐到現在也唸著說蓮藕蓮藕年年有。

這個湯﹐是花膠煲響螺片。刀婆告訴一才﹐她新買了一個隔油隔﹐現在要隔油噜﹗烏頭魚﹐一才回家時已煮好的﹐吃前才剝皮。潮洲人﹐做節少不了白恰烏頭﹐一才其實很怕吃﹐嘻嘻。

 

剩下的東西﹐沒詳細拍下。至於相嘛﹐一才星期六晚相機沒叉電﹐拍到一半相機沒電唯有轉用電話拍﹐鴨掌蓮藕上碟的相都out fo了﹐加減看吧。開飯照﹐也不逐一加名了﹐在這Blog一年不會出現很多次的。

 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