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得很型﹐其實所謂香港道具屋筋只是上海街近油麻地一段

上回說到09/28(Thu)晚摸黑煎牛扒﹐09/29(Fri)那晩想看煎pan﹐豈料顧著看廟街風光走過龍。星期六換好光管﹐便起行前往上海街看刀pan碗碟﹐一逛便是三小時。刀巴看人家的搵食爐頭看得非常羨慕﹐不過家裡沒可能容得下﹐把玩兩下﹐專心看能買回家的。

家裡原本只有四把刀﹐一才的梁添菜刀﹑切麵包用的麵包刀﹑刀巴在陳枝記買的百靈鳥牌西式廚刀和一把生果刀。大阪遊回來﹐在一文字買了把寒氣十足的刀回來﹐切東西不用力﹐可挑牛筋略嫌不夠靈活﹐此行刀巴要買把挑牛筋的刀﹐也添一把魚刀。

每家有賣刀賣pan的都細看﹐最後找到合心意的﹐是在一家典當舖下不顯眼的刀庄 – 區利昌刀庄。我和刀巴都喜愛用生鐵鑊﹐愛其越用越乖巧。不锈鋼﹑五層鑊那些﹐不知怎的很易燶﹐常要省鑊;易潔那些﹐開大火不行﹑刮花表面不行﹐三五時就是致癌新聞。總之﹐都是又貴又廢。怎樣也不及生鐵的好﹐這裡﹐就是找到了生鐵煎pan的好地方。

賣的刀也合心水﹐大叔還逐把刀拿出來教刀巴用﹐手指怎放﹐雞脾怎挑筋起骨。我們順勢請教大叔如何磨刀﹐他立刻拿舊磨刀石出來﹐又拿本雜誌扮是毛巾﹐叫我們記得墊底﹐不墊一線﹑手指便會沒有了嚕。手指擺位﹐拖拉方向﹐詳細的教。最後竟想收起磨刀石不賣﹐說我們家裡有﹐不用買。二人再三同聲說家裡沒有﹐才肯賣…又說起早前被刀巴拿去斬牛骨崩掉的菜刀﹐大叔說不要浪費﹐拿來他幫我們磨。不過﹐那把刀早就掉了嚕。

大叔的木碗又很精緻﹐木紋比附近店家的靚﹐還幫我們選靚木紋。 大叔見我們愛拍照﹐還囑我們也拍拍這個櫃﹐說是古董。我們買東西後還在附近來來回回﹐路過時﹐大叔在整理櫃內陳設﹐放得整整齊齊。大叔賣的東西﹐唯一問題就是他很愛用箱頭筆寫價錢﹐煎pan﹑木兜﹑刀﹐無一幸免。若有打算在大叔那兒買東西﹐請確定家裡有火酒。

最後想買的東西很多﹐就恨下心腸﹐把重的都一次過買﹐坐的士回家。除了在大叔處買了煎pan﹑刀和木兜﹐也有在陳枝記買了兩塊大砧板﹐也有其他餐具刀架﹐沒拍到的﹐就由他好了。 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