廚房光管壞了好一陣子﹐由開燈後要閃好一陣才著到最近一星期一直boot不起﹐換了士躂沒改善。直至前晚刀巴摸黑煎牛扒﹐才下定決心今天要找師傅換光管﹐順道換大枝些﹐光些方便拍照嘛。走到水電舖﹐老闆娘說師傅老了﹐要多休息﹐星期二才開工﹐然後就教刀巴自己換嚕。刀巴身肩換光管重任﹐一刀充當實地記者﹙反正也幫不上忙嘛﹚﹐現在報導全程。

一開始當然是關掉大掣﹐小心奕奕拆下燈箱。

然後…就遇到難題了。老闆娘給我們的絲帽不夠大﹐刀巴去五金舖買大些的﹐回來時手上多了一把電動螺絲批。便給我看便說他乘電梯時就想好﹐要是電批少過$500便買﹐雖然他身上只有$400…又說要下三個絲帽才夠大﹐手擰會很辛苦﹐反正自己裝慳了師傅錢﹐就當賺一把電批吧。拿著電批﹐才幾分鐘功夫﹐便上好螺絲。

蓋好燈箱﹐安上光管﹐便開始莊嚴而神聖偉大的亮燈儀式﹐燈﹗燈﹗燈﹗凳﹗

就求其完成喇﹗刀巴坐下休息﹐很累哩。

原本好像還想寫些什麼﹐寫到這裡又忘了…算嚕﹐記得才補上…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