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剛起床開MSN﹐刀巴便叫我出去和刀麻一起吃吃老趙﹐吃過老趙又到順德人喝奶茶聊天至7時多。昨晚刀巴玩挑牛筋﹐今天想四處走走找找牛扒煎pan的東東﹐7時多﹐家裡廚房燈壞了不適合煮食﹐行街買牛扒回家也沒用﹐便沿著上海街向方走走﹐找找香港道具屋筋有什麼選擇。誰知顧著走廟街逛街走過頭﹐又走走走﹐走回廟街佐敦。去時已鎖定一家吃河鮮的和廟街大排檔﹐回時看看河鮮檔﹐哇﹐「野生桂花魚」﹑7蚊一兩﹑唔好去搶﹖轉頭步向廟街大排檔﹐隨便選一間走入。話是說隨便﹐其實也打量過的嚕。每間店家都有店員在門口招徠﹐路過幾家﹐這家阿哥最笑笑口﹐就這家嚕。阿哥還要說﹕「揀地方﹐當然要選最多人的嚕。信我啦。」

環境嚕﹐是正宗大排檔﹐比街巿熟食的感覺還要正宗﹐還要有冷氣哩。當然嚕﹐不能要求有小時候冬菇亭的大排檔風味。開著微微冷氣﹐加好幾把大風扇﹐溫度剛好﹐進出溫差不多﹐坐久了又不冷。自日本回來後﹐特別喜歡冷氣+風扇的地方。光管太多太光是個問題﹐加上風扇樣樣下﹐雙眼很快疲累。

等吃時﹐一才看到阿哥耳窿攝著紙仔﹐好得意。刀巴說以前的人什麼也愛攝入耳仔。大耳窿之所以叫大耳窿﹐就是因為以前借貴利的會攝個銀仔入耳窿。咕呢搬貨就攝馬仔。嗯嗯﹐一才識的東西這麼怎樣少~ 阿哥著刀巴叫啤酒飲﹐還說拿枝平的給我們﹐刀巴說好。自從早幾天和滋陰朋友吃過飯﹐刀巴這幾天也有閒心喝喝啤酒。阿哥推介說他們出名的有「避風塘炒蟹」﹑「水煮螺」和「椒鹽賴尿蝦」。二人摸一輪叫了四樣送﹐阿哥便離我們而去﹐食到尾時就明白為什麼阿哥走得這麼堅決。我們兩隻平日二人食四份的大食怪﹐四碟東東食唔晒。

我們原叫炒蜆﹐阿哥又叫我們信他﹐是蟶子正﹐不是當當有﹐便叫了蟶子。豉椒炒蟶子﹐不要苦惱為何葱會拍得這麼嫩綠﹐那些是韭菜來的。蟶子嘛﹐不像平日吃的炒蟶子﹐又問問刀巴。係播﹐那種甜是豉和椒背後的甜﹐果然是沒信錯阿哥。過一陣子﹐鄰桌三個青年人點了蒜蓉炒﹐很怪﹐但沒法﹐人家女孩子吃不得辣﹐兩個男的只好問阿哥「蟶子唔豉椒可以點炒」。炒出來的東東怪形怪相﹐但蒜蓉舖得滿滿一碟﹐似是唔豉椒的另一出路。
﹙看完刀巴的扑加的附註﹐下韭菜妙在……一才不吃葱﹐但吃韭菜﹐個人口味來的﹐照片拍出來綠綠地也好看…看出來了嗎﹖對﹐一才又在胡說了…﹚

辣酒煮花螺。在門外看到水煮螺相片就有點想吃﹐阿哥說是招牌菜更想吃﹐刀巴不吃水煮點了辣酒煮。超大碟﹐其實也不差﹐不過和蟶子炒蟹比較下顯得較遜色。下次一定要記得若店家的食物看似好吃時﹐不要顧著點玩撩螺肉。

避風塘炒蟹﹐不是超多炸蒜那種。刀巴先吃﹐叫一才趁熱。炒得也乾身﹐連殼也抄得脆。$120有這樣的炒蟹﹐吃得刀巴碎碎唸﹕「明記真很貴。」蟹嘛﹐不是大大隻看到已很爽那種﹐但也是新鮮有羔的不錯貨色。

豉油王炒麵。想叫是因為門外間間店家也貼個豉油王炒麵圖片出來﹐應該是好吃的吧﹖就嚷著要叫﹐叫來也不錯吃﹐配著炒蟹炒蟶子吃不下飯﹐吃兩口炒麵也不錯。下次有機會一才要問問有沒有粥﹐能像在中環盛記吃幾口炒東東再一手渣碗粥閒來呷兩口﹐會更爽。

這裡的豉椒不太辣但仍是有點椒﹐配著啤酒吃固然好﹐喝汔水的如一才﹐差不多吃完又不想叫第二罐﹐口渴之際覺得舌頭有點發漲﹐想起龜苓膏﹐望到對面百寶堂﹐嗯﹐果然有得做。餐牌上還有羊肉鍋看似很正﹐冬天要來嚐嚐﹐要是能作邊爐鍋底更佳。


得記海鮮飯店
喲﹐找不到資料﹐在廟街大排檔﹐百寶堂對面﹐這餐兩人300元正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