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刀得刀麻照顧﹐比我們早兩天回家﹐所以我們回家時就有狗迎膝嚕。收拾過後肚子餓﹐一才走不動﹐刀巴買金興回來吃﹐吃個飽飽的。

牛肉快夠12時間﹐要吃過才可以睡。刀刀幾天沒見爸媽﹐這時看來仍有點憔悴﹐看著膠袋密封的牛肉﹐很迷惘。

師傅仔說過﹐牛肉保質期內可作刺身食用。拆去膠袋﹐刀巴切一角作刺身﹐拿一文字切﹐鮮肉能一開五﹐刀巴很高興呢。最高興的仍是刀刀﹐拆膠袋聞到鮮肉味﹐眼睛執回一點點神采。

這塊牛肉﹐專為刀刀而設﹐刀巴說要煎生一點。

這張合照嘛﹐刀刀給媽媽棟了一下。不過刀巴說﹐要不是平日刀刀那麼為食﹐大家是不會相信的。
刀刀樣子怪異﹐在說﹕「牛肉光看沒得吃是假的﹐吃進肚子才是真的。」
嗯﹐媽媽沒棟錯你。

 

待麻煩的爸媽拍過照﹐終於開餐了。刀刀吃擺雙目發光﹑神采飛揚。刀刀這種眼神﹐我們八年來只看過數次﹐只有極好吃的東西才能釣出此目光。

急凍大拖羅﹐能存放24時間。翌晨﹐刀巴已預先相約好刀爺刀麻飲茶﹐刀巴把魚用一文字切片﹐完成時仍未解凍哩。

回來後兩天﹐滋陰朋友找我們看旅行照﹐頭戴暴龍頭扮暴龍。還欠Barbarian的雙劍。

還有﹐此行回來﹐一才要學踏單車﹐只懂踏直路不行…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