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三去完山道DBS﹐過對面吃麥當勞。刀巴不吃麥當勞﹐一才一人時才會吃吃過癮。老老實實一才不覺麥當勞好吃很久﹐尤其早年瘋狂換購史奴比之後﹐有一段時間看著也覺煩厭。但人越老﹐偶然想吃吃童年回憶。般咸道和皇后大道的兩間麥當勞很細﹐人來人往吃得不優閒。山道這間麥當勞夠闊敞﹐闊敞得下午茶時段有公公婆婆結隊聊天﹐比不少公園熱鬧。老人家看旁邊「後生女」吃麥當勞﹐覺得正常不過﹐依舊閒話家常。一才這個「後生女」自個兒吃吃東西發發呆看看街﹐聽聽旁邊婆婆們說剛和兒子飲茶﹑那裡的四寶飯賣$11碟﹑雲吞河$10碗…樂得輕鬆自在。

家裡電視長期不開﹐不知原來出了星星薯餅﹐亂買了一個餐。小時候覺得薯餅脆位不夠多﹐現在壓成星形﹐脆位夠多…也夠乾夠硬。「新」板燒雞腿飽﹐次次看到新東西就不小心買了﹐次次後悔﹐唯一到現在仍不敢買的﹐就只有「飯他士的」﹐以後也沒打算試。飽﹐最好依然是雙層芝士漢堡和魚柳飽﹐味道十年如一日。去年冬天﹐買$8孖芝作夜宵﹐回家隨便丟在一旁﹐深夜時份拿出來吃﹐只是包裝紙黏著飽﹐味道一樣﹐忍不住讚歎﹕「嗯﹐junk food真偉大﹗」

還有想說的是﹐近年「新」推出而又難得一才喜歡的「酸梅特飲」沒有了﹐可惜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