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差不多﹐取黒門道回去﹐重點是﹐今早買過24時間的急凍吞拿魚﹐現在可以買12時間的神戶牛肉嚕。

首先是買生果﹐兩盒280円的巨峰﹐買回去給刀麻刀爺。怕會給海關沒收﹐只敢買最便宜的。

另外買兩個桃和兩個蘋果上機食…想得這麼理想…

再來是給我家刀刀買神戶牛肉。刀巴打聽了好幾次﹐才決定到回酒店最後一刻才買﹐帶回家仍然保質。原打算買約5000円﹐師傅仔切多了﹐最後買了7112円。師傅仔還要作個雙手合十的拜託狀﹐似乎真的可能會有人不要﹐一才偷看雪櫃﹐看到有一件牛肉切開了貼上價錢陳屍在內。又原來嘛﹐買神戶牛肉要包裝很久﹐要等上一陣子。但才那一陣子﹐就能拿證回家給刀刀拍拍照威一下﹐是值得的。當然嚕﹐證只能滿足父母的虛榮心﹐刀刀喜歡的只是那片牛肉。
﹙設計對白﹚
刀刀﹕若有同樣質素﹐不要證換多塊牛肉行不行﹖
一才﹕衰仔﹐日本人懂分才不要證的﹐你爸你媽港燦﹐要有證的才知是好東西。
刀刀﹕那我是柴犬﹐我也不要了﹐要多塊牛肉吧。
一才﹕人家說你似而己﹐你以為你真是柴犬嗎。你是純種唐狗來的。


嘻嘻﹐怎麼一轉眼便來到機場呢﹖因為意外發生了。牛肉等比預期久﹐唯有改坐的士﹐誰知的士司機們都不知道我們住的酒店在哪﹐那一刻我們竟又忘了說街名或拿地圖﹐結果要急步走回酒店。急步嘛﹐整個早上一才要邊走邊拉筋才能慢慢走﹐急步走不過5分鐘就喊痛了。刀巴怕一才弄傷﹐著一刀以超慢步速走回酒店﹐錯過了酒店去機場的巴士。刀巴嘛﹐扮演力士角色﹐一人拿著兩個喼和幾個膠袋向機場進發﹐一才呢﹐兩手吉吉碎步跟著。上特急時﹐刀巴拿出Deep Heating來幫一才捽﹐刀巴兩條褲管變了白色﹐一才當然是沒事了嚕。嘿~嘿~ 

 

上飛機﹐拿出桃和蘋果吃﹐桃已壓到發黑不似桃型了﹐只剩下蘋果。桃嘛﹐貴一點吃人家坐飛機來的也是值得﹐原來真的很容易爛。又不過﹐值得還值得﹐捨不捨得是另一回事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