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早餐﹐慢慢向酒店方向散步回去﹐沿途刀巴打聽買手信事宜﹐也按原定計劃在夜冷店買一個行李箱作運送手信之用﹐邊走邊看黒門巿場的店舖﹐有不少是先前沒開的呢。

day02吃過河豚﹐也看過河豚釗記門外的紙扎公仔﹐實物倒未看過。哇咧﹐雞泡魚鬥雞眼死了還惡型惡相的﹐還要有毒﹐難怪人人吃之而後快。

路經這檔賣雞肉的﹐店內員工忙著將雞一隻二隻煎皮拆骨﹐分開各部位賣﹐骨頭還要炸香來賣。

又是河豚﹐這回看的是河豚標本﹙還是模型呢﹖﹚﹐發漲時亦是惡型惡相﹐人人得而誅之。人家標5000円和8000円﹐是說宅配河豚價錢﹐要是說的是那兩隻標本的價錢﹐一才倒要想辦法說服自己打消買一隻回家的念頭。

賣神戶牛肉的店家﹐刀巴就是在這裡再三打聽把A5有證神戶牛肉買回港注意事宜。 刀巴向師傅仔請教的時候﹐一才乏力遠遠站在一旁﹐目光呆滯。站了一會﹐婦人服老闆娘望著我﹐原來一才阻著人家開舖哩。一才笑笑移開一點﹐看看旁邊停泊許多單車的地方﹐似乎是連鎖店結業﹐給政府部門封舖了。一才不客氣﹐在門前不起眼空位席地坐下﹐刀巴回來時一才跟著走﹐婦人服老闆娘微笑向一才點頭。

這間賣急凍拖羅的﹐刀巴就在這裡請教友善大叔存放時間﹐就放心離去。人家只做我們少許生意﹐也願意用漢字大法和刀巴溝通溝通﹐給我們一個帶超棒手信的機會﹐實是感激萬分﹗

ふぐ太政﹐老舖一間﹐稍為會看看旅遊書的不會不懂﹐在這裡買了一份河豚回酒店試試。然後就是離開黒門回酒店。

回去路經刀巴和大B哥拳王大戰日本仔的地踎機舖﹐竟然開了嚕。這台王字虎機﹐一才很想玩﹐奈何幾天也沒機會﹐想不到這麼一路過就有得玩嚕。王字虎﹐是刀刀小時候最喜歡的毛公仔。今次到甲子園看的阪神隊﹐吉祥物便是這隻老虎﹐一才一看喜歡﹐硬改虎家名字作王字虎﹐也要推幾隻回老家擺擺。一才一隻也推不到﹐最後當然又是靠刀巴嚕。

然後又路經Piere Lotti Cafe﹐哇﹐有開哩﹗這雪糕檔說來話長﹐打從到步那兩天便已遠遠看到﹐我們住的酒店在附近﹐要看機會多的是﹐頭兩天路過也沒駐足多看。後來第三四天閒著路過卻不開﹐就以為只開假期天﹐一才此行是沒緣看的嚕。玩罷以為沒緣玩的王字虎﹐隨即又看到雪糕店營業﹐一下子心情就推到上天去。一問﹐原來要多等十分鐘才有賣﹐一才又屎急腳軟站不穩﹐怎辦好﹖還是刀巴精明﹐幫一才計算好來回酒店時間﹐放下新買的行李箱﹐還有分半鐘柯一篤屎。

解決回來﹐雪糕已在賣。一才要一杯﹐看拉雪糕表演囉﹗一才之前有幾個日本仔買﹐明知最後雪糕會轉一圈拿不到﹐到自己是仍是拿不到。

雪糕看似拉得穩﹐一才把雪糕倒吊也不掉下。一時太高興﹐放雪糕上頭頂。幸好刀巴眼利﹐著一才收手﹐一才又即收手。回家看看相﹐雪糕是快要掉下來了…這幅相告訴大家﹐去旅行高興歸高興﹐也要保留點理智﹐切勿樂極生悲。現在看來仍是一額汗…

看得高興﹐好不好吃是其次﹐不差嚕﹐料好嘛。

回酒店﹐開太政的河豚來吃嚕。味道跟河豚釗記賣的有質素有差﹐連鎖的把魚味也雪得淡了﹐還好太政告訴了我們河豚的鮮味。下次要住有pantry的酒店﹐買河豚鍋料煮來吃。
吃罷河豚﹐小琪買了蟹釗記給我們試試﹐在此謝過﹗

離去時刀巴記得在這房間住了幾天也沒開過窗﹐拍拍照﹐撒退﹗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