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完黑門意猶未盡﹐刀巴和大B哥相討一輪﹐決定再找鐘鳥大叔。三人回去﹐大叔看我們拿著黑門中川的膠袋﹐說﹕啊﹐你們去了黑門巿場。然後給我們三杯冰水﹐以為我們回來坐坐聊天。

大叔那些簡單雞肉串串已這麼好吃﹐他們對700円的骨付きカルビ有興趣。day01晚燒肉六甲和day02晚燒肉之牛太 本陣吃的﹐カルビ就是最好吃的部位。骨付﹐似乎又勁些﹐大叔拿出來﹐是牛仔骨…原來牛仔骨是肋骨位來嗎…

骨付きカルビ

那すずめ呢﹖大叔又拿出來﹐哦~哦~禾花雀…這還是一才第一次吃禾花雀。

すずめ

かき﹖哇﹐是蠔。大叔本不想賣﹐刀巴拜託﹐賣一隻。開出來咁靚嗎﹐刀巴又拜託拜託﹐三隻。回來刀巴仍沾沾自喜﹐吃到老人家收收埋埋的東西﹐格外味濃。看大叔劏蠔的眼神﹐有點依依不捨。日本仔吃蠔這個配搭﹐比鬼佬吃法少了點血腥。

かき

此時鄰桌吃鰻魚﹐我們跟著叫。鰻魚原來是好吃的﹐一改吃鰻魚霉霉爛爛的不良印象﹐鰻魚本身是沒罪的。

うなぎ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