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日本的第四晚﹐刀巴大B再到地踎機舖再戰架仔。大戰過後﹐想起還有串燒未吃﹐記起第一晚路過かねとり﹐有點給門外串燒牌左下角的怪様串燒嚇到﹐附近紅燈區就聯想到鞭來﹐最後當然知道不是嚕。

餐牌一張紙兩面﹐後面都是酒﹐前面怎麼看也是差不多﹐就叫コースA好了。

コースA 1800円﹐有六款串串﹐每款兩串﹐刀巴問2700円三串得唔得﹐得左。款款人人一串﹐原汁原味。看外表都看不出是什麼來﹐請教師傅﹐說不明白﹐師傅逐一用漢字解釋。寫個「胃」字的一刻﹐一才「哇」了出來﹐竟然是胃…吃過後覺得最翻尋味的是胃和肝。胃以前想也沒想過雞胃可以吃﹐吃著原來很嫩口。平日的雞肝又粉又鞋口﹐一才都不願吃﹐這串雞肝把以往經驗都推翻。原來一直以來也不是雞肝的錯﹐是煮法問題。雞翼也燒得好﹐皮肉剛好分離﹐自女人街阿姐沒做後很久沒吃過好吃的燒雞翼。

こころ(心)﹑すなずり(胃)

きも(肝)﹑合鴨(鴨肉)

手羽(中翼)﹑ねぎ間(上脾肉)

吃過幾串好吃﹐刀巴伸出相機拍下燒雞翼過程。日本串燒用發熱線﹐雖說怎也比不上女人街阿姐的炭爐燒雞翼﹐但是鐘鳥大叔年日無休﹐六日24時間營業﹐日本仔就係幸福。

心情好一個コースA不夠喉﹐要埋コースB﹐又來每款三串﹐3000円。コースB貴一點﹐串數少一點﹐但款款精品。「草是牛吃的」以外﹐刀巴另一句常掛在嘴邊的是「蕃薯薯仔是打仗才吃的」。吃完串薯仔煙肉卷﹐刀巴沒碎碎唸說打仗﹐便知是好東西。青椒仔燒得沒青锈味﹐吃下去要想一想才認出是青椒仔。燒露荀絕﹐包豬肉更配。紫蘇葉牛肉卷﹐看名字誰也會以為是紫蘇葉包牛肉﹐實物竟然是牛肉包紫蘇﹐服。

じゃがいもベーコン卷 (薯仔煙肉卷)﹑ししとうベーコン卷 (青椒仔煙肉卷)

アスパラ豚肉卷 (露荀豬肉卷)﹑しそ牛肉卷 (紫蘇葉牛肉卷)
  

兩個コース嘛﹐各有千秋﹐能吃得下﹐兩個也叫就對了。這幾天在日本吃的雞都不好吃﹐原來要煎皮拆骨才吃出日本雞的精髄。吃居酒屋﹐跟師傅聊聊天才夠風味﹐即使語言不同。

飽得不能再吃其他﹐走動走動往黑門方向前進﹗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