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以為人家八點半last order﹐匆忙離開甲子園﹐轉車再查查書﹐方知原來是九點﹐即時變得不趕﹐慢慢走。昨天白浜今天姫路﹐一出閘好像大鄉里出城﹐覺得這裡比較有城巿氣色。地圖說三ノ宮店離三ノ宮站兩分鐘﹐出閘隨便找人問問﹐去到後巷開始不確定位置﹐又找了一行三個OL問路。三個女仔吱吱喳喳﹐也夾幾句英語聊聊天﹐不用指手劃腳了嚕。不過﹐找女人問路果然不可靠﹐最熱情的一位搶過地圖﹐一直走走走﹐差點走過頭﹐幸得刀巴看到山田医院﹐ありがとうー﹐逃……

20:18 ビフテキ の カワムラ

來到門口﹐很有氣派嘛。要不是看過旅遊書實不敢亂入﹐這種裝潢﹐隨時一頸血吃屎。

看餐牌﹐問問各個餐的分別﹐最後還是點了「乜都有」最貴的那個餐。問好了是一人前分量﹐仍是點一個餐兩份分。

出門嘛﹐最緊要是臉皮夠厚﹐這麼貴﹐點了兩份不好吃誰可憐﹖而且跟坐小型飛機道理一樣﹐坐一小時是坐﹐坐12分鐘是坐﹐坐12鐘的便宜很多﹐也叫坐過嘛。回到香港﹐吃一個餐和吃兩個餐﹐記憶中的味道也是一樣的。說到底﹐就是孤寒﹐嘿。

先來牛肉剌身。此時﹐請先看看day02-燒肉之牛太本陣post。前天一才努力記著的腐肉味﹐現在是有用嚕。吃下這片﹐果然沒有﹐只是好像冷了點。刀巴後來陰陰笑說﹐你吃得出那陣腐肉味﹐難道你以為你吃得出我吃不出嗎﹖嗯嗯……

再來是鮑魚。哇﹐那些鮑魚大到呢…還要郁得生猛…看得眼變大變圓…看兩幅相角度一樣﹐但鮑魚肉在掙扎。

鐵板煎鮑魚時﹐奉上牛尾湯﹐刀巴一點興趣也沒有﹐我喝喝﹐不錯嘛﹐各樣用料也鮮﹐各樣味道也分別喝得出來﹐至少回港沒可能喝到嚕。

回來鮑魚處決過程﹐鮑魚肉在熱辣辣鐵板上翻來覆去﹐辛苦極﹐奈何它沒腳﹐殼仍是躺在原位受死。內臟部分還煞有介事的用神戶牛切出來的油煮﹐我和刀巴一人一舊﹐吃完都沒出聲﹐剩下第三舊沒人理。鮑魚肉嘛﹐吃的是生猛猛掙扎過程。事後聊天時刀巴說﹐若下次吃能叫他們用別的煮法就好。我說﹐能不能生吃﹖這麼大隻的沒吃過。今天又想想﹐鮑魚﹐應該仍是扣的好吃。.

鵝肝。出街吃鵝肝﹐不臭不壓已偷笑。再想想﹐上館子吃沒異味就只有三生的﹐煎法也令人懷念。這片一才也覺得很好﹐不過嘛﹐刀巴好像有話說﹐我還沒看他寫這店家的文章﹐怕偷看了會影響自己想法。現在想來﹐這片鵝肝比自己在citysuper買回家煎好一點。但﹐能把神戶牛肉煎得這麼好的一間餐廳﹐理應煎鵝肝可以有更多板斧。又﹐日本店家就是專心做一件事﹐鵝肝鮑魚已是奬品。喔…越想越亂了…

燈燈燈凳﹐A5神戶牛肉出場﹐看看已覺很靚。師傅問我們想要多熟﹐他天天煎﹐怎麼也比我們清楚吧。我們說你說多熟就多熟﹐似乎很少人會這麼答﹐他好一陣子才懂反應。金精火眼看著牛肉慢慢煎熟﹐師傅果然是瞭解神戶牛肉嘛﹐煎得剛好。若用平日吃花園餐廳的半熟食法﹐就歎不到神戶牛肉入口即溶的精髓﹐信自己不如信師傅。

配菜﹐配襯著牛肉﹐很靚嘛。一幅相只得牛肉看起來會很單調﹐套餐錢還是抵比的。將來再吃不拍照﹐單叫神戶牛好了﹐這次就給它們來個證件相。

飯﹐不得不再提提日本仔做事專心一致﹐牛肉煎得好飯煲不好。沙律要看再下面的相﹐忘了拍照。刀巴常把「草是牛吃的」掛在嘴邊﹐近年一才也不太吃。菜雖新鮮﹐還是放下吧。

咖啡杯精緻;咖啡糖更不得了﹐集合三款糖拌勻;咖啡﹐二人喝不到第三口。

這照片要留意的是遠方的一對男女。他們一人吃了一份我們的餐﹐也多得他們﹐人家懂日文﹐邊吃邊跟廚子聊天。在我們離開一刻﹐剛好逗得師傅把神戶牛拿出來show off。二人雙腿生根﹐師傅知我們愛拍照﹐放下牛肉任拍﹐還推前了一點。哇咧﹐有印的~

走嚕﹐近入口兩張枱沒人﹐順道拍拍人家的裝潢。還有證哩﹐好像好威。

師傅仔見我們拍得興起﹐說幫我們拍個照﹐謝謝嚕。

出門口…仍在拍…我們就是被旅遊書上這張相吸引到來的﹐門前燈箱也用這張。好像拍太多了…刀巴說人家在門口偷看我們哩…溜走~

21:39 三ノ宮駅

才短短兩分鐘﹐便回到三ノ宮車站前。車站前發生了かわいい妹妹事件﹐這事一才寫起來不夠味道﹐請看刀巴的「怦然心動三ノ宮」一文。今天大滿足﹐回酒店去。


ビフテキのカワムラ

三宮本店
神戸市中央区加納町4-5-13 ヌーバスピリット 1F
TEL:078-335-0399

神戶コース ¥17,850 ﹙一人前﹚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