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在白浜吃的軟雪糕﹐好味在奶。

今早一起床便記得有正斗牛乳等我們喝。奶夠香而不杰躂躂﹐喝完不覺口渴﹐不會漿住喉嚨﹐有齊奶的好﹐沒有奶的不好。不愛喝奶的一才也覺正。

只喝奶不夠飽﹐這幾天都在酒店這邊活動﹐二人約定要到對面馬路逛逛﹐就到對面找早餐吃。走著走著﹐路過麥當勞﹐刀巴問我要不要吃麥當勞。雖說日本仍有很多東西未試﹐但麥當勞播…日本的麥當勞播﹐也就偷笑點頭說好。這間麥當勞﹐這幾天在對面馬路每次路過也偷望一眼﹐不吃望望也好﹐誰知道刀巴竟然肯跟我吃一個日本麥當勞。嘿~嘿~嘿~

一看餐牌﹐哇咧﹐不計跟香港相同的飽﹐日本的飽有窿咧﹐當然要吃。再來就是開心樂園餐﹐看圖識字﹐選了個熱香餅狀的迷你物體。在丸福珈琲店已覺﹐日本的侍應姐姐總是很能把聲線練得很細聲很尖﹐古怪但不剌耳﹐像跟BB說話﹐令人很能放心點選食物。飲品好像沒理由點可樂﹐胡亂點了咖啡和薑味汔水。

玩具是多啦A夢。第一款換光光﹐剩下的選了紅色迷你多啦﹐喜歡旁邊呢隻鬼鬼鼠鼠的黑色物體。玩具嘛﹐換就是重點﹐回來後也沒拿過出來把玩過。

出來時拿著兩個餐和玩具便飽﹐幸好刀巴記得幫我拍照。

到約定大B小琪的地點﹐按奈不住﹐原打算上車才吃的麥當勞早餐﹐不知不覺打開了。

有窿的飽﹐看著靚吃著硬﹐不過麥當勞嘛﹐就是好吃。人家日本材料好﹐也是沒得比。日本仔玩蛋也有一手﹐今趟旅行吃過的所有蛋總是弄個半生熟﹐刀巴不為意﹐一咬下去﹐蛋黃飛濺出來。

薯餅嘛﹐可說上是Junk Food之霸﹐香港日本的一樣味。

迷你熱香餅﹐原只打算吃個得意﹐誰知也好玩。糖醬和忌廉﹙瞎猜的﹚連在一起﹐啪一下一用力﹐兩條屎同時慢慢懶出來。熱香餅鬆軟綿綿﹐好吃。咖啡和薑味汔水﹐都很難飲﹐還是應該喝可樂。

不得不提﹐一才對麥當勞的評價是主觀不中肯的。若有看過這篇文章跑去日本吃麥當勞碰釘的﹐別找我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