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:13 カレーハウス壹番屋

拍罷白浜戰利品照沖過涼﹐與從京都回來的大B哥和小琪集合。他們說不如快吃咖喱飯﹐好等來得及吃夫婦善哉。當然好囉﹐出發前已想試試日本的咖喱飯﹐在香港吃的日本咖喱飯能不錯﹐日本的應該會更好。

又拍照﹖對﹐不拍照不是我們哩﹐一看bar台便知這是咖喱快餐店。

味道嘛﹐跟香港賣的日式咖喱飯差不多。如果味精拉麵和街頭墨魚丸也能做得跟日本賣的相差不遠就好了。

21:48 夫婦善哉

昨晚到夫婦善哉已關門﹐怎麼今天才10點﹐仍是這張紙呢﹖問問附近店家﹐鄰店阿姑給我們一個大交叉手勢…一才原來吃飯時已太餓﹐飯後胃痛冷汗直標﹐刀巴就乾脆拍下照回酒店問人﹐一才上房吃藥。

刀巴問了酒店大堂職員﹐又問了個懂日文的鬼佬﹐原來紙上說他們正在大掃除……又拿了地圖﹐找旅遊書說的「夫婦善哉」所在。看到這個牌﹐便知不用再找了嚕。難怪數次經過而不發覺﹐怎想也想不到這幾塊鐵皮便是夫婦善哉原址。此時有兩個拿著繁體中文旅遊書的人路過﹐一問﹐原來他們也在找夫婦善哉呢﹐也告訴他們不用找了。

夫婦善哉﹐吃的是一碗紅豆湯圓兩份分﹐取同甘共苦之意。找了兩晚才找到這個牌﹐跟吃了沒分別嚕。

Technorati Tags: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