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天是最長的一天﹐機舖回來﹐又是時候吃宵夜了。

24:17 酒店房號1212

刀是day02在堺一文字光秀買回來的。 膠針板從香港家品店購入﹐HK$8。主理師傅是刀巴。

特上大拖羅﹐原價3250円﹑減價2200円﹑特價1600円﹐雖說沒即場吃的好﹐但仍比香港吃的好上太多。2003年﹐全盛時期的尖沙咀魚一丁﹐吃過的$350五片拖羅﹐都不夠這好。在日本﹐能用更少的錢吃更多更好的魚﹐不吃是枉到日本了。
﹙也要在此特意向魚一丁陳經理道謝﹐是他介紹我們走向拖羅之門的。往後吃的所謂拖羅﹐只能一笑置之。﹚

接著是即場解體的中拖羅﹐3460円。想了好久也想不到怎麼客觀形容﹐我可是看著它給解體的﹐嘿~嘿~嘿~

原條立魚﹐960円。好久沒嘗過沒雪櫃味的立魚﹐想回味一下第一片在百人一朱吃過的。但原來是回不了過去﹐此時此刻﹐口中只有拖羅味道。

這盒剌身三拼﹐原價1500円﹐特價750円。這盒剌身是在早上我們買龍蝦﹑象拔蚌﹑帶子﹑蝦﹑鮑魚仔的corner買的﹐幾小時後﹐師傅都認得我們了。我們走近﹐他說﹕さしみ﹖嘻嘻﹐給識穿了﹐我們只買生吃的。今次旅行後﹐刀巴一直唸著下次要住有pantry的酒店。老實﹐今趟我們數次行黑門巿場的夜冷舖﹐刀巴已數次想買個鍋回酒店﹐怕的只是頭頂上的煙霧感應器。

頭頭尾尾部份﹐刀巴說要偖侈一下﹐玩玩啄魚生蓉﹐原來不好吃。

此行還有一舊特價700円的中吞拿魚沒吃﹐至最後離開酒店之日﹐也沒給拍過照﹐已變黑陳屍在酒店雪櫃內。沒法﹐要試的還太多﹐怎也排不到它。

最後還有大B哥和小琪從錦巿場買回來的水蜜桃﹐又甜又多汁。回港那天﹐一才忍不住買了兩個打算上車食﹐只是出了點意外﹐最後撞爛變黑了﹐稍後詳談。結論是﹐香港Sogo的錢還是抵給的﹐一撞便爛﹐自己帶著也走不遠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