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來話長﹐下午一時半鬧鐘響﹐起床起才發現弄錯了陳果的赤柱演唱時間﹐遲了一星期。當堂變得沒節目起來﹐怎辦好﹖找其他樂子吧。

死亡筆記﹖$65一張票﹐不看了。
海洋公園﹖喔﹐今天收六時。
那迪士尼呢﹖嘩﹐三百多一張票﹐太貴。
過澳門﹖來回船票便很貴﹐留些錢去日本好了。
近來常看到海報﹐不如看天之驕子﹖喔﹐平飛賣光光﹐剩下$480的﹐這麼貴﹐不好看怎辦。

聽過視廳展的DVD-audio帝女花﹐覺得看live可能會更好看。上網找了一輪﹐找不到新光在做什麼大戲﹐直接去北角好了。珠海粵劇團﹐做的是「樊梨花三氣薛丁山」﹐也不知好不好﹐看一遍現場大戲吧﹐第一次嘛。

最便宜的$30門票一早賣光﹐索性買前一點點﹐$100位。

拍了一會兒照﹐遇上一位伯伯告訴我們他看了這劇團的第一晚演出﹕「劇好是好﹐尾場精采地方沒唱歌拉拉手便算﹐導演不好﹐應該慢慢縮短嘛。」開初我們聽不明白 ﹐伯伯細心回帶﹐也太致弄個明白。
他看我們拍照﹐以為我們認識劇團的人﹐跟我們說他的意見﹐希望我們轉告劇團的人。後來他弄清真相﹐多回幾句也就揮手道別。
而我們從伯伯得知的最可靠情報是﹐原來唱戲會唱到11時﹐整整3個半小時……

之後我們去了太安樓吃東西﹐回來後到就近曼谷泰菜晚飯。

進場時看到一隻貓超級歎世界﹐在燈箱上睡覺﹐也懶得理會人來人往。給他拍拍照﹐阿姐說他是新光王子。啊﹐新光王子﹐難怪…難怪…

場地比想像中細﹐敲鑼打鼓後﹐再比想像中大聲。家中聽碟還可以調細聲點﹐現場看是硬著頭皮。兩旁有字幕機﹐也不怕不熟曲目不明白內容。耳朵是受罪了點﹐但現場看大戲就是好看。再看必要自備耳筒﹐現在眼朦﹐遲些耳也聾便慘。

電視電影視看大戲戲服感覺殘破﹐在大射燈照射下卻華麗非常﹐就是照片也不能反映到那種炫眼光芒。以前總不明為何會有人讚那些件件差不多的戲服說很靚﹐親身看一場﹐方知不同配色的戲服也在演戲。

遠遠看去﹐細緻表情沒可能看得清楚﹐僅看眼神微笑造手投足﹐卻又覺得樊梨花的嬌媚動人。

對白簡單﹐理應不好笑的笑位﹐做的生動﹑看的投入﹐也跟著笑了。中學音樂老師說粵曲只由do re mi fa so組成﹐也不知真假﹐簡單音調旋律又好像經已足夠表達劇情感情。男大步女碎步﹑筋斗踢鎗也全都配合著節奏。

武打場面很吸引﹐小時看總覺得差不多的揮槍武劍打筋斗﹐現在看來精采極了﹐不期然跟著拍手掌大叫好。每次叱叱咜咜過後﹐總有一兩個定格擺擺姿勢﹐兒時覺得很老土﹐投入看原來是很有台型的。

換第一幕時﹐刀巴離座上前探看﹐不一會一位婆婆便上前坐下﹐我們不知如何是好。二人就是大鄉里﹐不懂規距。中途換座是遺忘已久﹐小時候跟媽媽看電影看話劇﹐好像也發生過。

看著看著﹐嗅到有橙香﹐是有老人家在吃橙吧﹐嗅著感覺就是新鮮。初時以為「猜尼斯柯拍拿」會跟鬼佬大戲一樣﹐不準拍照不準吃東西﹐我們又是大鄉里了。也沒有帶上大機大鏡﹐只得小小dig cam仔﹐拍出來鬆郁矇﹐看個感覺就好。若拿枝tele鏡﹐應該可以拍到精彩照片﹐難道真的要買回一枝tele鏡嗎﹖

換第二幕時﹐一對旅客樣的外籍人仕離場﹐看來是支持不住大鑼大鼓。當然囉﹐坐得比我們前這麼多﹐又聽不懂。只是最後的踢槍﹐樊梨花一人前腳踢後背頂﹐十幾枝槍拋多拋去﹐精彩極了﹐撐不過去的人就是沒得看。

中場休息﹐一眾戲迷起來走走﹐離座聊天。大家都互相認識。前排婆婆更在相約明天到加拿芬道加州紅K lunch練曲。

後來﹐V570又不爭氣﹐才半天便沒電。要看相又請過刀巴那兒吧。

散場時刀巴說先讓公公婆婆先行﹐我們待著﹐望上台方知可以跑上台拍照呢。超高興﹐第一次看大戲便有幸上台跟主角合照留念。刀巴說﹐要是有程咬金﹐他也想去拍個照。同意﹐繼樊梨花後﹐表演最精彩的便是程咬金。左﹕薛丁山﹑右﹕樊梨花

早陣子聽聞新光戲院可能結業﹐只是約略感到有點婉惜﹐怎說也是中國文化藝術嘛。現在親身看過一場大戲﹐若將來再說新光結業﹐才真正感到可惜﹐大會堂怎能和新光戲院相比﹖進場時看不到新光王子﹑票務人員不是懂欣賞粵劇的叔叔嬸嬸﹑換幕時嗅不到橙香﹐還能說是在看大戲嗎﹖


新光戲院

廣告